推荐: | 点这里察看备用访问地址 | 记得记下我们的地址发布页,以免找不到我们 |
您的位置:首页 >> 小说 >> 送货送上床 更多>>
 

    送货送上床

    时间:2018-05-12 退伍后因为学历不够,又没有什么拿的出去的经历,更没有什么有钱有势的亲戚好友,经人介绍来到一家民营邮局送货,也就是快递啦。虽然说是早九晚六,但是东西没送完,根本下不了班。偶而一次两次就算了,但是常常遇到就会很度烂,尤其是像今天这个奥客,货到付款,都约了三次了,每次都不在。
      「叮咚叮咚......林小姐在吗?您好...我是XX快递,我刚才有跟你通过电话,有您的一件商品 」
      「等等喔...」声音听起来有点慌张,不会是正在干麻吧,我心里面邪恶的想。
      「抱歉喔...你可以帮我送上来吗?我进了电梯按下八楼。
      「小姐两千四百八,麻烦你在这里签一下名。对不起,可以跟妳讨杯开水吗?我在外面等了好久了...」
      我偷偷的看着她的脸色,真是个美人呢是我喜欢的型呢,身高大约一米六,鹅蛋脸,身上居然只穿件睡衣...不知道里面是不是真空呢?不禁有些心猿意马起来......想的我下半身都有些涨痛了.....
      「抱歉,让你跑了这么多趟,请进...我去倒水给你,等一下喔...」她连忙开门说 。
      我站在客厅眼睛四处打量着,估计她是刚回家不久吧,衣服还凌乱的丢在沙发上。看房子的格局,套房式,一房一厅,应该是单身吧。咦?桌上...那不就是...传说中的遥控器吗只见客厅上的茶几上,端端正正放着一个粉红色的小盒子。这东西我在A片里看多了,露出调教必备用品!心想难怪她刚才有点慌张,我如获至宝,连忙顺手拂进了我的口袋,装做什么都不知道。「请用」好温柔的语气...我很快的喝完水,将杯子交还与她。
      「还要吗?」她问道。
      「谢谢,再一杯好了...」我一见她转身,急忙将口袋里的遥控器开关打开。
      只见她一个颤抖,蹲了下来,「小姐怎么了?妳没事吧?林小姐你还好吧?」我假装好意的问。
      「没事,我头昏了一下」她声音有点慌乱,缓缓的站了起来,四处东张西望着。
      「对不起,我有点不舒服,你可以离开了吗?」连逐客令都下的这么温柔,这时候会走的还是男人吗?
      「小姐,麻烦妳再给我一杯水就好,我喝完就走」我装的很可怜的说。
      「嗯...好吧...你喝完就要走喔」她连说话都有些发抖了...然后转身去厨房。这短短的不到十步路,我想她从来没想到过会如此的漫长。我看着她的腿都快站不直了,我关上了开关拿在手上。她捧着水杯转身走向我,此时她也应该知道是我在搞鬼了。
      「林小姐,这是什么阿?我刚才捡到的」我把遥控器开了又关、关了又开,不断的重複着这个动作。这下子她的表情可精采了...彷彿遭受极大的痛苦似的,五官扭曲的一字一句的说:「啊...那个...不...要玩..不可以...碰...不行...」终于两腿一软跪到地上,水也洒了满地.........
      「 妳没事吧?这是什么东西啊?」我假装不知情的问。
      「还给我...那是我的」她还两腿发软站不起身,像是小孩子要糖果一样的伸手。
      「这是妳的?妳怎么证明呢?除非你告诉我这是什么东西,证明是妳的,我就还给妳」我露出了恶魔般的笑容说。看着她欲言又止欲哭无泪的表情,手指不听话的又将开关打了开来。
      「 啊...好麻...不要了...不...快关掉...不要再...这样..我...要叫...警察了」她还在作无谓的抵抗。
      「妳叫啊,我又没怎样,警察来了我就说,我只是在门口捡到一个东西,好奇玩玩而已,谁知道这是什么。说不定警察先生会知道哦!还是交给警察妳说好不好?」我继续逗着她说。
      看着她一脸苦像,我蹲下来看着她的脸说:「 呵呵...只要妳告诉我这是什么东西就好」
      「 小蜜蜂」她懦懦的说。
      「我听不到呢!大声一点」我继续的戏弄着她。
      「小蜜蜂」声音大了一点。
      「 嗯?小蜜蜂是干麻的啊?会飞吗?」我故意装傻说道。
      「你先...关掉...求你啦」
      「可以阿,只要你告诉我小蜜蜂是什么我就关掉」我用非常坚定的口气说。
      「按摩器啦」她说话的声音好比蜜蜂一般。
      「妳说什么?我没听到呢」
      「 按摩器」她顿了顿又补上一句「按摩用的」说完还用眼角偷偷瞄我一眼。
      我肚里都笑的快打结了,她这不是画蛇添足吗?我邪邪一笑问道:「按摩哪里用的啊?可以给我看看吗?」
      她脸色为难考虑良久,我拿起开关晃了晃,作势要打开,她脸色一变终于下定了决心,将睡衣往上一撩说:「给你看啦!就会欺负人,要看看啊!」我惊讶她怎么转变的如此之快,还在癡癡的看着眼前的美景,一件红色小丁,隐约可见底下湿了一块。她把小丁一脱,只见在白净无毛的阴户上,一只黄色蜜蜂佔据了花房的位置,长长的毒刺从花阜延伸到后面,一直隐没到后庭,不由得让我看呆了。
      「喂!你是不是想跟我ML啊?喂!」我仍未从眼前美景震撼中醒来,她顺手从我手中抽走了遥控器。
      「啊? ML?喔!MAKE LOVE,我这个...当然」怎么跟我原来设想的不一样啊?本来想像是她被我百般凌辱后,才半推半就的被我姦淫得逞,最后将精液喷她满脸后扬长而去, 现在怎么.......
      「看不出来呢!你东西还不小呢」不知何时她抚上了我已涨的发痛的阴茎,还帮我脱去全身衣物。
      「你几岁啊?身材不错喔」
      「二十四」我呆呆的说。
      「小底迪乖哦!跟姐姐洗澡去」她微笑着右手拉着我的阴茎往浴室走去。
      「喂!不对吧?现在是什么情形啊?应该是我要强姦妳的吧!」我终于回过神来说。
      「有什么差别吗?反正是要被你插吧!姐姐我喜欢主动」她笑着给我一个媚眼说。
      「还没看够啊?来帮姐姐脱!」我听话的帮她脱去了睡衣,果然没戴胸罩,衣服一脱下,就见两只小白兔跳了出来。
      「 好大喔!有36吧!」 我惊喜的问道。
      「35C啦,等洗完再摸啦!先帮姐姐拿出来」拿什么?我变得有点愣头愣脑,她指指蜜蜂说:「你刚才不是一直想看?帮我解开!好痛!轻一点啦」
      她一声娇嗔,害的我的手不自主抖动。虽然已不是处男,但实战经验屈指可数,更别说像是把按摩棒从肛门拿出来这种重责大任了,下手不禁有些太重,我看着眼前迷人的肉体不禁感叹说:「 妳好漂亮啊!」
      「乖底迪坐好哦,姐姐帮你洗澡澡」我眼泪几乎要决眶而出,上天待我不薄啊!居然有个大美人帮我洗澡,如果不是现在这种旖旎情况,我一定跪下来好好拜谢上苍。
      正胡思乱想间,突然感到一阵温热从下体传来,呜…感谢众家神明,不知上辈子作了什么好事,竟然有美女主动帮我口交!
      「舒不舒服?这小底迪真不乖呢」 她轻轻用手指弹了一下我的龟头说道。
      「喂!没礼貌!这是大肉棒才不是小底迪呢!」我要提出严正抗议,开什么玩笑,十五公分长妳还说小,等一下非弄得妳哇哇大叫不可。
      「换我帮妳洗啰,嘿嘿...上面洗完下面洗,左边洗完右面洗,前面洗完后面洗...」我胡诌着歪歌,大肆的满足我的手口之欲,东摸一下西亲一下,在我毛手毛脚东抠抠西摸摸攻势之下,好不容易洗完了,她也半瘫在我的怀里了。
      「奇怪怎么越洗越滑?洗不乾净呢」
      我拿着莲篷头对準小穴猛沖,沖的她哇哇大叫:「好底迪,不要沖了啦!姐姐快受不了了」
      「什么好底迪,我还好乐迪勒!要叫亲哥哥,好老公,不然大鸡巴老公也可以。嘻嘻...」
      我随口调笑着,轻薄的话语直把她弄得六神无主,不住哀求着:「 好老公」她动情已极,俯身堵住了我的嘴,嗯,一切尽在不言中。
      「乖底迪好老公,不要再舔了,姐受不了了啦!快给我...快点...求你...快插进来」躺在床上的美女不断的蠕动着,两手都快把床单撕破了,嘴里不断哀求,两腿更是不停在我的肩上踢着,似乎不如此发洩一下,便再也承受不了快感的冲击了。我视若无睹充耳不闻,仍旧低头犹如机器般的一下一下舔食着她花房中的液体。就像是一只勤劳的蜜蜂,永不知疲倦的採集着花蜜。
      「 嗯,好香啊!看妳还敢不敢再作弄我」
      刚才在浴室中洗完澡后,她便是如此对待我。两人沖乾净身体后,她跪在我的跨下,嘴里不停吞吐着我巨大的分身,我看着我的老二在她口中快速的进出着,心理好不得意,终于在一阵酸麻后,我知道我要射了,一直叫她停止停止,她不但不依,更将整只含住用力吸吮,加快吞吐速度。终于我囤积了好几个月的精华,一股脑儿争先恐后的全涌进了她的口腔。她脸上戴着微笑,将我的精华含在口中,让我检视后,再用力一吞全数落肚。然后用舌头为我清理沾在我阴毛上的口水精液等秽物,然后不怀好意的将老二再度纳入了口中。
      「 哇...酸死了...好痒!不要在吸了,停一下啦」
      刚射精后的阴茎极度敏感,被她这么一玩,顿时酸麻痒痛各种滋味纷纷涌来,让我不顾面子的讨起饶来...
      【等一下到床上不弄妳个死去活来我不是男人】我心里面愤愤想着。
      「好老公..我不敢了啦...别再舔...不要...舔那里了,我要你的...那个...快点啦...了我,不要欺负...饶了...你的亲亲...好老婆啦,呜...我...又要...洩了啦!」在大叫一声后,她又再度丢了身子。
      「人家以后不敢了啦,老公你刚才好厉害喔」她还带着惊悸的表情说着。
      我听完不禁大为得意问:「刚才妳出了几次啊?要说实话喔!不然...」
      「四次啦!」她怯生生的举起右手曲着拇指伸出四只手指比着。
      我居高临下,看着她的脸大感怜惜,吻了她一下嘴唇说:「 舒服吗?」她点点头。
      「 还想要我插妳吗?」
      「要」她大力的点着头说。
      「妳不说插哪里我不知道耶...」我故意使坏,就是要她亲口说出难为情的话语。
      「下面啦」
      「下面是哪里啊?不说我不知道哦...」我继续玩着问答游戏...
      「死相...快点插我的骚穴啦...姐姐的浪穴就是要你插!」果然不愧是会在户外用按摩器的浪女,这么敢说。
      「用什么插?手指?你要哪一只?」我把右手也摊开在她面前笑着说。
      「还玩?」她也笑了出来。
      「底迪你喜欢听,姐姐就说给你听哦...姐姐的骚穴要亲亲好老公的大鸡巴插。大鸡巴好老公快点来插破妹妹的小浪穴。用力点!干死小浪穴妹妹吧!.......」她说完终于忍不住哈哈大笑,在床上滚成一团。听着这一长串淫辞浪语,我不禁要仰天长叹,为什么?为什么和A书上的都不一样啊...天哪!!!
      「可恶,竟敢取笑我,我非要处罚妳,干死你不可,等等求饶也不放过妳」我举起我的长枪便刺向那早已氾滥成灾的淫穴,穴内果然泥泞不堪,湿滑难行,一不小心便会行差踏错,滑出跑道。终于在我耐心的探勘之下,渐渐地走出一条康庄大道。凭藉着当兵时培养的好体力,一口气抽插了两百余下。
      「啊...底迪...你好猛阿...插这么...重...这下...这下又到底了...姐姐...好...好爽...好爽...喔...不要磨...那里...我会...受不了...啦」
      「又叫我底迪了...该罚」我用力的将阴茎送到最深处,抵住里面的一个硬块,用力的磨了起来。
      不到几下她就大叫起来...「不要磨...喔...好酸啦...浪穴...会受不了...会坏掉...老公...不要...饶了我...我又要...到了啦」她求饶了。我甚感得意的恢复成正常活塞运动...心想如果她再不求饶,到时糗的恐怕是我。
      看着眼前不断晃动的大奶,心想这还真是个浪货阿,居然这么爱玩骑乘位...欣赏着女人骚浪到不行的表情,两手随意把玩着她的奶子屁股,怎是一个爽字可以形容,要是跟同事说起,不羡慕死他们才怪。心里胡乱想着心事,享受着下体不断传来的舒爽感受,老二彷彿泡在热水中似的,连睪丸都湿淋淋的,妈的,这女人可真够骚的,水又多,真是爽翻了。
      「驾...驾...」我终于听懂了她一直在喃喃自语什么了。妈的勒,把老子当马骑啊!伸手在她屁股上给了一巴掌。
      「喂!太过分了吧!还驾勒,我是马喔,下来!」我不高兴的说。
      「 对不起,人家太爽了嘛!好老公不要生气啦!」她腻着声柔媚的说。
      「不行!我要处罚妳」抓着她让她趴下,让她两片肥臀高高朝向我,我翻身上马,从后面将长枪用力的捅进了她淫水四溢的骚穴里,两手用力拉住她的手臂大声说:「爽不爽啊...爽不爽...说...把我当马骑...看我干死妳...再驾阿...」我每说一句便用力的顶一下,直顶的她眼冒金星。
      「好老公...不敢了...饶我...饶...小骚穴...小浪穴...不敢...不敢...再浪了...呜...老公...今天...要插...插坏...小浪穴...了...不敢了」我鬆开了她的手,让她两手散开,随意摊在身体两侧,只靠头顶着床铺,屁股迎接我新一轮狂风暴雨般的轰炸。
      「妳这浪货!我今天非要插死妳不可...叫妳浪!叫妳浪!」说完我用手狠狠的括了一下她的屁股。
      「妳这浪货...舒服吗?爽吗?」我几乎是用吼的说完,我也差不多到了临界点了。「啊...亲老公...要打死...小浪货...了...老公...我...我会...爽死...小浪货...就是...要...老公...用力打...再打....我不行....又要...」话没说完,我便感觉龟头像被温水淋到一样,腰脊一酸,阴茎一阵抖动,两亿只精虫便争先恐后的朝向她的子宫游去.......
      「你真的会搞死人,从来没这么爽过...」她趴在我的胸前,手指轻轻拨弄着我的乳头悠悠的说。
      「姐,妳以前的男人都没这么厉害吗?不要说妳没男朋友哦...妳这么漂亮,追妳的一定排队排到月亮上了」我心里暗自得意的说。
      「我哪有啊,好男人都死光了,总不能让我满街追男人吧!只有你这种坏蛋...」说完用手指戮了一下我的胸肌。
      「那是妳条件太好了,男人看了不敢追,会自卑啊」我右手紧紧的揽了她一下腰。
      「底迪...你叫什么名字啊?我们好像还没自我介绍呢?」
      「对吼!我叫阿明,初次见面请多多指教」我伸出右手笑着说。
      「你好,我叫云瑄。初次见面,以后要请你多多照顾阿」她眼底露着笑意说....
      当晚我们又连续作了三次,最后一次我甚至将精液深深的射进了她的直肠中后,两人才力尽相拥而眠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