推荐: | 点这里察看备用访问地址 | 记得记下我们的地址发布页,以免找不到我们 |
您的位置:首页 >> 小说 >> 温泉 更多>>
 

    温泉

    时间:2018-05-16 陈老闆是我的国中同学,失散多年之后,在几年前的同学会再度遇到。他经营一家温泉旅馆,在台北市温泉最密集的那个区。(这样会不会太明显?)
    我们几个国中同学其实断断续续有联络,大学同学由于念类似的科系,所以最后职业其实都差不太多。但国中因为后来会有人辍学、有人出国,所以变化很大,像有好几个现在是医生,有一个是律师,两个会计师的样子,却也有好几个现在黑道讨生活!其他各样的工作也都有。
    陈老闆则是一开始在黑道相关的地方作了一阵子,但不算真的很涉入(其实老实说,我也算跟黑道有过一点牵扯,但又不算真的跳进去),后来和几个朋友合伙开了间温泉旅馆。虽然跟周围几间比起来不算大,但也算经营的有模有样。每次同学会他都会提议大家去他那泡温泉,他招待大家,大家都会致高昂,但后来总会不了了之。
    而大概两个礼拜前,他打给我。
    「珊,你有没有朋友要泡温泉?最近很冷啊!」他的声音传来。
    「怎么突然这样问?」我说。
    「没啦,现在作生意当然要主动出击啊!哈哈……我就想说,打给所有以前同学,招揽一下生意,你们找朋友来,泡汤不用钱,晚餐我给你们算八折,好不好?」
    他爽朗的笑声和优惠的方案很让人心动,我于是很开心地答应他我会找一些人去泡。
    我找了几位姐妹一起去,没有什么比得上在寒流里泡汤了!
    我们在池里坦裎相见、聊天,享受全身放鬆的乐趣。泡完,换上他特地为我们準备的浴袍。陈老闆还特地带我们到一间包厢吃晚餐,感受到彻底VIP的待遇。
    「各位美女们还满意吗?」他招待了一瓶酒,特地敬我们大家。
    「谢谢陈老闆!」我带着大家举杯回敬。
    「陈老闆真是大好人!」穿着裕袍的C很妩媚地撒娇着。
    「没什么,都是你们这位美女Sandrea的面子啊!」陈老闆豪爽的笑着。
    「Sandrea,你要帮我们好好感谢陈老闆啊!」C也凑热闹的说。
    「那小陈,我再敬你!」我笑笑的举杯。
    「这样敬哪算数啦!要交杯酒!交杯!」
    C大概是酒喝多了在瞎扯,其他人也跟着胡闹,不过气氛很relax,我也不以为意,陈老闆当然也跟着配合,作势像色狼一样和我喝交杯酒。就在两脸凑近时,我注意到他的眼神往下瞟向浴袍包住的胸部(女生对这个眼神是很敏感的),不过酒酣耳热,倒也不以为意。
    那次经验很愉快,我的朋友们纷纷表示还要再来,陈老闆留了名字给她们,也答应凡她们来,都一律打折优惠。
    几天后,我又接到陈老闆的电话。
    「珊,我要好好感谢你。」他的口气显得很开心。
    「怎么了?」我说。
    「你那群朋友后来呼朋引伴来了好几次,这些帐都要算在你头上,真的太感谢你了!」
    「哪里,是你经营得好啦!」我笑笑客气的说。
    「不不,你不要再客气了,这样吧,你週末有没有空?我一定要招待你再来一次!」他热切地说。
    我拗不过他,就答应了。事实上,我也蛮想再去泡温泉的。
    他说要帮我安排一个总统级的单人套房,可以在房里自己泡汤,我笑笑说:「好。」
    那时当然有隐约想到他会有企图,不过我当下是真的只打算泡汤,万一他有企图,我也打算能挡就挡……
    到了那天,他带我到了房间。
    房间果然不一样,大而豪华不说,摆设高级,古色古香,最特别的是泡汤区是个小的个人池,里面洒满玫瑰花瓣,而四面有两面是镜子,有两面是屏风,情趣诱人,活像电视节目介绍的汽车旅馆。
    「你先泡,泡好后叫我,我安排晚餐送来这里,我陪你吃。」他笑笑说。
    「等等,我要先跟你讲清楚,」我拉住要出门的他:「很抱歉,讲比较白一点,可是我结婚了,我今天只想泡汤,不想作别的事,好不好?」我认真地说。
    他笑笑,只说了一句:「你先泡吧!我们等一下再说。」就走了。
    我有种无可奈何的感觉,把衣服脱了就进了池里,那种感觉真的很美,像贵妃出浴一样!我恣意地享受着,全身舒畅慵懒的……
    时光大约泡了半小时,全身肌肉鬆驰,正是一种很陶然的休息状态。忽然间有人敲着门……
    「珊,是我啦!」小陈的声音。
    我有点被扫兴的感觉。拿起了浴袍,忽然发现被设计了--浴袍是一件粉红色的比较接近丝巾的透明度!厚是够厚,但蛮透明的,这应该是情趣裕袍吧?周围的毛巾又不够大……
    我只好把那件浴袍披上,走到门口,没开门:「干嘛?」
    「我拿东西给你,你开一下门啦……」他的声音传来。
    「你给我这哪门子浴袍?我哪能穿?都被看光啦,我哪敢开门?」我嗔着。
    「这间本来就是给情侣专用的啊,送来的浴袍都是这样的!」他笑笑着,好像有点贼贼的:「这样吧。你让我进来,然后你背对我,我拿东西给你。」
    我依言开了门,背对他,头一直回转盯着他;他拿着一罐红酒和两个高脚杯进来,就先锁上门,然后倒了两杯红酒,拿了一杯给我……
    「这是特地感谢你的。」他笑笑地拿给我,并作势要敬我。
    我伸手去接,边念着:「可以等我泡完再拿进来啊!」
    他贼笑而不答,走过来跟我乾杯。
    我一直保持着面对前面而转头的姿势,很彆扭地跟他乾杯,然后就说:「好啦,你感谢完了,我先回去泡汤啰!」
    他又更靠过来,整个人半靠近我的背后,贼贼地笑说:「你的……胸部好漂亮……嘻嘻……」
    我吓了一跳,猛一回头,发现我的正前方有个不大的镜子,是刚才匆忙没发现的,我的乳房和下体全部在镜中一览无遗!
    「喂!」我本能的两手遮住胸部,还把红酒打翻在地上。
    他冷不防地一手突然搂住我的腰,把脸贴近我的耳根,接着,慢条斯理地把红酒拿到我的脸旁,轻轻地,把半杯红酒倒在我的胸口……
    红酒沿着身体流下……
    「你干什么?」我半生气地说。但其实当下的煽情画面,已经让我有点神智迷乱!
    他搂住我腰的手从未鬆开过,另一手轻扯我的浴袍,我的浴袍应声落地……
    在镜中,我看着全身裸体的我自双乳间流下的红酒、以及腰间的一只黑黝的手,以及一个正在轻咬我耳根的脸,形成一幅荒淫情迷的画面。
    我知道,这是最后一次拒绝他的机会!
    「不可以……」当话一说出口,我听到自己不坚决的轻柔语气,我就知道,完了!半拒半迎的语气,只会被当成女生想要的象徵!
    他一手大大方方地盖上我右边乳房,口中更完全含住我的耳根,左手往下一摸到阴部,我的敏感带全部被他挑着;我知道,我今夜已经沦陷!半认命、半兴奋地闭上双眼……
    他开始爱抚我的乳房,左手也加入,两手不规则而不一致地在揉弄着我的乳房,口中舌头从未停过,从我的耳根一直轻舔到脸庞……
    我的慾火开始被挑起来,半目微闭,轻声呻吟,右手不自觉地往后搂住他的头部……
    他加重揉抚我乳房的力道,时而轻捏乳尖;我此时已然受不了,开始叫出声来:「啊……」
    他动作愈来愈大,已经是激烈的爱抚;口中也不再挑逗,而是整个熊熊慾火地探索我的肌肤……
    他忽然把我转向正面,两手仍不停的抓弄着乳房,口中则不停地舔舐着我身上的红酒。我两手倚着他的头,任他头在我的乳房间狂乱的游移,羞耻刺激兴奋全部涌上来,我放浪的叫着……
    他一路往下,直到蹲在我的面前,手扶着我的臀部,开始舔着我汨汨流出的液体;我闭上眼,享受着那种淫快的罪恶感……
    他忽地停下,把我再转向面对镜面,让我手扶着镜子,他对準着,就大力插进来……
    「啊……不……要……」我断断续续地呻吟着。
    「不要什么?珊……」他也轻呼着,腰间不停抽动,每一下撞击都是一次肉体的碰撞。
    我每张开眼睛都会看到镜中自己被从背后抽插、硕大的乳房垂下着晃动,让我根本不敢看,闭上眼,却让快感更彻底!他的每一下似乎都顶到深处……
    慢慢加大力量和速度,他两手环抱住我的乳房,让每一下都更深入、直没到顶……
    他的口在我耳边低声念:「珊……我好早就想干你了……好舒服……」他低语着。
    「啊……啊……」我脑中一片空白,只能浪叫着。
    「好舒服……好舒服……你喜不喜欢?啊……」他大力抽插着,用力念。
    「喜欢……喜欢……啊……」
    「珊……珊……啊……我要射了……」
    他愈抽愈大力,忽然用力握住我的乳房,全身僵着射了出来!隔着套子,我还是感受到满满的精液灌入的感觉。
    我们喘息着,慢慢分开。
    他拿出套子,半炫耀地跟我说:「很多吧?」他淫笑着,看起来很疲累而满足。
    「去你的!」我轻啐。
    我转身走进池子:「我要泡汤,不理你了。」
    他笑笑,躺下在沙发上。我边泡汤、边放鬆着。刚才下体的胀满感仍然有着感觉,而全身鬆弛在温泉里,实在像置身天堂!
    「珊……」
    大概过了半小时有吧,我不记得我是不是睡着了。
    「干嘛?」我没好气的说。
    「我要进来……」他的裸体身影出现在我面前,不等我回答就进了池子。
    「你好过份,骗我来这里说要招待我,根本是我招待你嘛!」我嗔着。
    他再度淫笑着:「珊,别生气嘛,那我帮你洗个澡……」
    他的手拿着海绵,作势要刷我的乳房,我笑了出来,逃开。我们在池子里追逐着,小小的池子他当然一下就抓住我!
    在之前的经验后,他根本一点也不客气,一手就大力抓上我的乳房,用力地揉着;另一手则抓住我的手,用我的手去握住他的弟弟,他的弟弟不知何时早已硬挺!我羞红了脸,他另一手则不客气地一把摸到我的阴唇,开始挑弄。刚才还笑声不止的我,被挑逗着,忽地转为娇喘。
    「啊……快放开……」我呓语着。
    他不回答,两手更加重力道;我的手也一直在握着他的弟弟,全身因重度爱抚而娇扭着。
    「想不想要?」他问。
    「想……」我不顾一切矜持。
    他扶着我的腰,让我半躺、靠着池边,身体大部在水面以上;他準备再度插入,我阻止他--还是强迫他戴起套子。
    戴上套子后,他又一把扑上来,什么也没说,一把进入我的阴道,毫无怜香惜玉之情!
    他不停地撞击、抽送,激起许多水花,池子中做爱的画面像是更强力的催情药……
    「啊……啊……」我失神地狂喊着,他则闷哼着,用力地插着我的下面,水声和碰撞声和我的叫声交错着……
    「啊……小陈……我要……」我疯狂地喊着。
    「珊……珊……啊……」他愈吼愈大声,忽然一阵抽搐,他射精了!
    他两手用力环抱着我,我也抱着他,感受他的抽动,以及池水的舒畅……我们相拥着,他不停把玩我的乳房。
    「怎样,还想要呀?」我媚眼笑道。
    「不行了……再来我会死……」他也笑道。
    之后,他果然叫了晚餐送进房间。我们在房间里吃晚餐。
    做完爱好像特别容易饿!
    等两人恢复清醒后,我们比较理智的对话……(而且有穿着衣服。)
    他坦承一直对我有幻想,是从一次同学会后得知我与我先生的关係,才更积极希望能和我一夜情。我很认真地向他说明我的原则,我不会想第二次,遑论变性伴侣。他很失望的终究接受了!
    整件事最大的收穫是,我想我一辈子带朋友去他那泡汤都会免费吧!